• 您好,欢迎访问云南省社科院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出版刊物 > 蓝皮书系列

国民消费结构升级真相与精神文化消费高涨臆想

时间:2018/5/7 9:40:15|点击数:

  本系列检测基于《中国文化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2018)》(见图1)、《中国文化产业供需协调检测报告(2018)》两部文化蓝皮书和《中国人民生活发展指数检测报告(2018)》、《中国民生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2018)》两部民生指数报告的诸多方面相关数据事实要点,直面20余年间全国文化产业研究界诸多同仁,从实揭示近年来以非物质生活消费提升为表征的“国民消费结构升级”真相,认真检验多年来以文教娱乐消费提升为核心的“精神文化消费高涨”臆想,以正视听。

  “本书首创全国文化发展量化检测评价体系,也是至今全国唯一的文化民生量化检测评价体系,对于检验全国及各地以人民为中心的文化发展具有首创意义。”──摘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皮书系列2018年”编目手册第11页“文化传媒类”。本书入选国家重大专项《中国梦与中国发展道路研究丛书》(英文版)2017年出版,2018年第三次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学术出版项目”。

  图1:《中国文化消费需求景气评价报告(2018)》封面

  一、数据为证:国内精神文化消费从未高涨

  我国人均产值于2007年超过3000美元,于2011年超过5000美元,于2016年接近8000美元(2016年数据为目前全国统计年鉴出版发布的最新年度全系列分地区数据),每当这样“上一个台阶”,国内文化产业研究界同仁就有人发出声音,曰:根据国际经验,一国人均产值超过3000美元,国民精神文化消费会出现井喷式增长。又曰:人均产值超过5000美元,国民精神文化消费会出现倍增性高涨。再曰:按照联合国调查,人均产值达到8000美元,精神文化消费暴涨会导致国民消费结构出现革命性升级。

  在此集中文化发展、民生发展上述四部量化分析报告精粹内容,回溯20年精确检验(见图2),我国城乡居民文教娱乐消费从未出现高涨,遑论“井喷”和“倍增”。请注意看图2里图形细节,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浅黄色块反而明显收窄,文教娱乐消费比重红色曲线反而波动向下。

  左轴区块: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其他产品服务消费人均值元转换%呈直观比例;右轴曲线:非物生活消费(占总消费)比重%,非物消费项下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比重。4项人均值之和等于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同理反推可知,非物生活消费比重分解即为其下4项消费比重,因制图空间限制,图中省略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其他消费比重。还需特别说明,2016年数据为国家统计局目前出版发布的最新年度全系列数据。

  图2:全国城乡居民非物质生活消费比重结构性分析检测

  援引国际经验,推想我国人均产值达到3000美元、5000美元和8000美元时精神文化消费逐次高涨更高涨的预言从未灵验。全国文化产业研究领域此类离谱论断误导学界、政界、商界和公众社会10年有余,是时候少空谈“国际经验”,多研究“中国问题”。

  回溯20年前后对比测算,全国城乡居民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年均增长13.87%,占总消费比重极显著提升14.90个百分点,这就是国民消费结构升级的确切体现。深入分析检测其间结构性具体变化,第一位是交通通信消费人均值年均增长17.66%,占总消费比重显著上升9.60个百分点,真正可谓高涨;第二位是医疗保健消费人均值年均增长14.83%,占总消费比重较明显上升3.91个百分点,严格说来还不算高涨;第三位才是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年均增长11.96%,占总消费比重略微上升2.20个百分点,实在难言高涨。

  不但全国文教娱乐消费谈不上高涨,而且2016年占总消费比重相比2000年却下降0.83个百分点,相比2005年更下降1.92个百分点。尤其是考察图中各类数值的结构化比例关系进一步看出:交通通信消费在非物生活消费中所占比例1996年为20.36%,2016年为39.21%,升高18.85个百分点;医疗保健消费在非物生活消费中所占比例1996年为18.42%,2016年为21.78%,升高3.36个百分点;文教娱乐消费在非物生活消费中所占比例1996年为45.12%,2016年为32.16%,降低12.9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如果指望精神文化消费高涨来带动国民消费结构升级,20年以来大体呈现为“逆升级”。

  更有甚者数据事实直接精准打脸,恰恰就在我国人均产值超过3000美元(2007年)、又超过5000美元(2011年)、再逼近8000美元(2016年)期间,全国城乡居民文教娱乐消费率(与产值比)、消费比(占居民收入比)、消费比重(占总消费比)全都跌落至2005年以来最低谷,近几年略微有所回升,至今尚未回复到20年间最高点。这一切在图2里都可以看出端倪。

  今日中国是一个极其广阔、十分复杂的“非均衡性”社会,早些年有言“欧洲的城市,非洲的农村”虽失公允,但城乡差距、地区差距依然显著存在,切忌用一两个中心都市、一两个时尚行业、一两个新锐人群的特例情况推想全国。更为关键的是,当今现代社会是一种“复杂社会”结构体系,现代社会生活是一种“复杂系统”的结构化、相关性综合运行,简单化线性思维的推测臆想难免沦为荒谬之言。

  人文研究的传统分析方式往往局限于一因一果直接对应的简单逻辑推论,或许能够应付“简单社会”,譬如庄稼收成好就能多卖钱(全部转化为收入),自然能多买酒喝(收入仅用于喝酒)。面对“复杂社会”运行必须进行繁复、精细的诸因诸果结构化分析和相关性检测,这就是如今人文研究很有必要引入量化分析方法的原因。首先运用哲学抽象的逻辑推导进行结构化分析,其次通过数学抽象的演算技术展开相关性检测,最后得出可加以重复验证的测算结果。

  附美国劳工统计局“2016年消费支出”占总消费比重作为对比:非物质生活消费占46.81%,其中交通占15.79%,文教娱乐(含捐款)占11.24%,医疗保健占9.28%。原数据取家庭平均值以美元计算,不影响相应比值关系。因统计口径完全不同,只能“合理”变通归类靠近我国统计分类;另因仅为偶然得到的零星数据,无法进行完整数据链之间演算核验,其间发现存在误差,仅供参考。

  二、事实可鉴:国际经验对中国现实无解释力

  经济发展当然是文化民生增进的基础之因,然而最初之因与最终之果之间还有诸因诸果相互作用,辐射到达最终之果有可能同最初之因关系微弱。按照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以来30余年经济、社会、民生一般发展轨迹,提取全国产值、居民收入、总消费(其中首先是物质生活必需消费)、积蓄(面对未来不明年景“自我保障”必要储备)、非物质生活消费及其重要分类项,全部将人均值转换为年度增长指数(见图3),探讨其间增长相关关系的究竟。

  坐标:年度增长指数,上年人均值=1,小于1为负增长。柱形:产值、居民收入、总消费,高低比较可见历年增长同步性;曲线:居民积蓄与非物消费及其中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消费历年增长形成负相关关系,曲线呈现横向镜面对应俗称水中倒影。展示历年增长相关性需取连续性年度,数据库自动筛选最典型10年时间段,后台演算回溯20年取1996~2016年增长动向。相关系数取值1至-1之间,1具有全同步性,0不具相关性,-1具有全逆反性。

  图3:全国城乡居民非物质生活消费增长相关性分析检测

  实际上,本系列研究的演算数据库近乎穷尽全国及各地经济、财政、文化、社会、民生一应统计数据(包括各级大小分项值)变化的相关性检测,意外发现恩格尔系数降低“让渡”出来的其他需求余地大多被居住消费比重升高挤占,但限于篇幅仅列出直接相关部分。

  后台测算20年增长相关系数(取值1至-1之间,1具有全同步性,0不具相关性,-1具有全逆反性):全国产值与非物消费及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之间分别为0.1308、0.0495、-0.0874、-0.0017,正负相关性极弱;居民收入与非物消费及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之间分别为0.1805、-0.0672、0.1413、0.1139,正负相关性亦极弱;总消费与非物消费及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之间分别为0.1308、-0.0611、0.1087、0.2948,正负相关性同样极弱。

  图中典型10年间增长相关系数:居民积蓄与非物消费及交通通信、文教娱乐、医疗保健之间分别为-0.8106、-0.7690、-0.5206、-0.7771,负相关性很强或较强;进一步测算1999~2006年增长相关系数:居民积蓄与非物消费及交通通信、医疗保健之间分别为-0.9500、-0.8772、-0.9975,负相关性极强。如果说上面极弱正负相关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这里极强负相关性实在值得高度关注。

  由此可知,影响国民消费结构升级、非物质生活消费增长,包括精神文化消费增长的最直接因素既非产值增长相关性,亦非居民收入增长相关性,甚至也非总消费增长相关性,而是居民积蓄增长的负相关性。从中还可以看出,居民积蓄增长与非物消费及其中交通通信、医疗保健消费增长之间的负相关性更强,假定这种“积蓄增长负相关”作用减弱以至消除,非物生活消费更大高涨主要还将在于交通通信、医疗保健消费,而文教娱乐消费尚属次要。

  为什么国际经验面临中国现实并不灵验?所谓“国际经验”或“联合国调查”通常基于欧美发达国家,此处仅就可比方面简要解析。

  首先,它们均为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在市场规律之下各方面增长形成较为稳定关系,其中包括劳动力价格即国民劳动所得收入。中国尚处“非典型市场经济”(中国社会科学院正式概括用语)发展阶段,整整20年间全国城乡居民收入人均值年均增长低于产值年均增0.26个百分点,更低于财政收入年均增4.42个百分点;总消费人均值年均增长低于产值年均增0.96个百分点,更低于财政支出年均增5.67个百分点。

  国家“十二五”规划甚至有必要制定一项“约束性指标”,指令性要求各地“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同步”,其后居民收入比(占国民总收入比)到2012年才开始扭转下跌之势而略有回升,居民消费率(与产值比)也才随之略有回升。

  其次,它们均为完善的社保福利国家,普通国民无需筹措“自我保障”,因而居民积蓄率一般都极低乃至借贷成为负值。中国历史上农耕子民社会靠天吃饭、皇天做主,形成注重积蓄以备不明年景的久远传统,加之现实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健全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体系未能同步,出现家庭住房、子女教育、个人病老“三座大山”,民众收入增加之后优先考虑抑制消费加大积蓄以求“自我保障”。整整20年间全国城乡居民积蓄人均值年均增长高出产值年均增2.11个百分点,又高出居民收入年均增2.36个百分点,更高出总消费年均增3.07个百分点。

  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后物质生活消费刚性难减,势必侧重抑制“非必需”的非物质生活消费,首当其冲就是似乎无关紧要的精神文化消费。于是,本系列研究早在10年前便发现我国特有的精神文化消费需求“积蓄增长负相关律”,近几年扩展检测揭示出实为更大范围的非物质生活消费需求“积蓄增长负相关律”。

  三、增长差距:弥合协调性、均衡性缺憾测算

  事实上,“中国现实”中民生发展的最大难题还在于“尾大不掉”的城乡鸿沟、地区鸿沟历史遗痕,这一独特的“中国国情”正是当今中国社会最不具“现代性”的方面,由此导致当前全国政治、行政治理高度统一“法理单一制”与各地经济、社会、民生发展极度分散“事实联邦制”的社会结构体制矛盾。本系列研究为此独创城乡比、地区差逆指标权衡,演算数据库全面检测发现,全国各地经济、财政、文化、社会、民生一切方面的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及其变动态势具有明显相关性。

  全国总体城乡综合来看,严重影响国民消费结构升级、非物质生活消费增长,包括精神文化消费增长的最大差距就在这里,乡村增长滞后拉低城乡综合增长,中西部增长滞后拉低全国总体增长。综合测算全国城乡居民非物质生活消费、文教娱乐消费增长的各类假定目标差距一目了然(见图4)。

  左轴:总量(十亿元),右轴:人均值(元)。图中实线为现有实际值,虚线为目标测算值。

  图4:2016年全国文教娱乐消费、非物质生活消费增长差距测算

  1.最佳相关性测算:假定全国产值→居民收入→非文教消费→文教娱乐消费→居民积蓄之间均实现20年来历年各类最佳比值,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3181.20元,总量应达到43858.04亿元,为现有值1.62倍;假定全国产值→居民收入→居民总消费→非物生活消费之间均实现20年来历年各类最佳比值,全国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7616.85元,总量应达到105010.85亿元,为现有值1.25倍。

  2.弥合城乡比测算:基于最佳相关性再假定全国城乡之间文教娱乐消费、非物生活消费单项人均值分别持平(皆取全国城镇平均值),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4282.34元,总量应达到59039.14亿元,为现有值2.19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0046.39元,总量应达到138506.12亿元,为现有值1.65倍。

  3.弥合地区差测算:基于弥合城乡比再假定全国各地间之间文教娱乐消费、非物生活消费单项人均值分别持平──(1)取东部城镇平均值,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5595.76元,总量应达到77146.73亿元,为现有值2.86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3461.81元,总量应达到185593.22亿元,为现有值2.21倍。(2)取北京城镇值,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1184.13元,总量应达到154191.68亿元,为现有值5.71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21430.08元,总量应达到295448.97亿元,为现有值3.52倍。

  图外附加最终化解“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缺陷之“理想目标”测算:

  4.城乡无差距测算:基于最佳相关性再假定全国城乡之间居民收入、消费、积蓄各项人均值全面持平(按全国城镇平均值最佳相关性测算),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6462.59元,总量应达到89097.44亿元,为现有值3.30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3650.12元,总量应达到188189.46亿元,为现有值2.24倍。

  5.地区无差距测算:基于城乡无差距再假定全国各地之间居民收入、消费、积蓄各项人均值全面持平──(1)按东部城镇平均值最佳相关性测算,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8404.53元,总量应达到115870.30亿元,为现有值4.29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8585.90元,总量应达到256237.29亿元,为现有值3.05倍。(2)按北京城镇值最佳相关性测算,全国文教娱乐消费人均值应达到12332.43元,总量应达到170022.85亿元,为现有值6.29倍;非物生活消费人均值应达到23006.39元,总量应达到317181.03亿元,为现有值3.78倍。

  中共十九大确定今后30余年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长远目标,2035年“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2050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决胜攻坚的关键在于缩小直至弥合经济、文化、社会、民生发展的城乡差距和地区差距,完全消除全国城乡、地区发展“非均衡性”的社会结构体制矛盾,彻底终结中国秦汉以来城乡鸿沟、地区鸿沟引发动荡带来内乱影响国运数千年的“历史周期律”。

来源/作者:王亚南 责任编辑:念鹏帆